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媒体报道

4月12日拆除!再见了,黑川纪章的 ‘中银胶囊塔’

         发布日期:2022-04-25 11:03    点击次数:71

原标题:确定将于4月12日拆除!再见了,黑川纪章的 ‘中银胶囊塔’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ZaomeDesign(id:zaomedesign)

Nakagin Capsule Tower Noritaka Minami

建成于1972年的中银胶囊塔(Nakagin Capsule Tower)位于东京市中心,由日本建筑师黑川纪章(Kurokawa Kisho)设计。同时兼具居住与办公功能,是新陈代谢建筑中的稀有样本。新陈代谢运动是日本战后文化复兴的标志运动。

▲来源:https://www.designboom.com/

经过数月的讨论,中银胶囊塔确定将于2022年4月12日拆除。虽然世界各地的建筑爱好者们一直在讨论并希望将其保留,但这座建筑即将消失的命运可能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坏消息背后的最后一点好消息是,其中的一些胶囊可以保存甚至再生,成为此类风格爱好者们的住所,部分也还将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中展出。

Nakagin Capsule Tower Tom Blachford

中银胶囊塔是世界首个具有使用功能的的永久塔状建筑,直到今天建筑依然存在,但是已经年久失修严重破败,在⻓达十几年的重建与拆解的舆论拉锯战后,作为建筑界网红鼻祖,中银胶囊塔的拆除必然是带着遗憾的。

Nakagin Capsule Tower Noritaka Minami

Humberto Vidal | Shutterstock

「建筑就像一座剧院,主演就是使用者,而设计手法就是引导使用者与空间进行戏剧对白的导演。」

——黑川纪章

Manuel Ascanio | Shutterstock

Nakagin Capsule Tower Noritaka Minami

建筑包括两座十一层与十三层互相连接的混凝土塔楼,包含140个独立设施的预制混凝土胶囊舱,围绕垂直钢筋混凝土核心筒布置。

每一个胶囊舱都是相同的,预制混凝土墙壁中塞进了浴室单元,空调系统,彩色电视。构件在大阪制作完成后,通过卡车运到东京。每一个混凝土舱的组装时间大概要3个小时。在一个月内,所有的胶囊仓单元都销售出去了。

1970年,胶囊塔兴建过程by百成广告有限公司

Nakagin Capsule Tower Noritaka Minami

Nakagin Capsule Tower Noritaka Minami

每一个胶囊公寓宽2.5米,进深4米,在外立面有一个边长1.3米的窗户。每个单元可以作为小起居室,也可以用作办公室,单元也可以互相组合形成更大的空间。

单元之间的连接由四个高压螺栓固定在两个核心筒中的一个上,这种固定形式使得单元都可替换。虽然单元结构在最初的设想中是可更替的,但自从建筑落成后没有一个单元被替换过。

Nakagin Capsule Tower中银胶囊塔保存・再生计画

Nakagin Capsule Tower Noritaka Minami

Nakagin Capsule Tower Noritaka Minami

在被运到建筑现场前,胶囊单元已经预先配置了生活设施,接着在现场组装完好。每一个胶囊舱的固定结构都是自成一体悬空连接在竖井,这样单元替换时对其他单元完全没有影响。单元为全焊镀锌轻质不锈钢桁架盒,加强肋钢管外涂防锈漆,最后喷涂武田牌外墙清漆。

Nakagin Capsule Tower Noritaka Minami

Nakagin Capsule Tower Noritaka Minami

核心筒的材料是钢筋混凝土,地下室到二楼则用普通混凝土,二层之上是轻量混凝土。模版包括巨大的板材,高度即是一层塔的楼高。这种建造形式需要花费两天时间搭建钢结构,接着是两天的预制混凝土工程。楼梯的操作顺序在框架工程之后。通过使用3D坐标体系,滑轨以及预制混凝土构件中的锚点指示盒缩短了现场建造电梯的时间。

Nakagin Capsule Tower Noritaka Minami

Nakagin Tower

Nakagin Tower

Nakagin Tower

2006年,塔楼的拆除工程被纳入考量,经过评估每个胶囊舱的拆除需要花费大约62万日元。

80%的胶囊舱业主同意进行大楼的拆除,首批拆除已于2007年4月15日启动。大多数业主难以忍受肮脏拥挤的环境,担心易燃石棉纤维隐患,投票赞成拆除大楼,在原址修建一座更大更现代的的塔楼。

Nakagin Capsule Tower Noritaka Minami

Nakagin Capsule Tower Noritaka Minami

为了将自己的设计作品保留下来,黑川纪章提议充分利用设计的灵活性,“拔下”现存的老旧盒子,用升级的单元取代。这个计划得到了日本建筑协会等主流建筑协会的支持。

即便如此,塔楼居民依然需要面对建筑不足的抗震标准。另外,虽然临近东京银座这样寸土寸金的地带,大楼的使用效率却很低。黑川纪章于2007年去世,受到20世纪晚期经济衰退的影响,大楼更新修复者后继无人。

Nakagin Capsule Tower Noritaka Minami

Arcspace

大楼的热水供应在2010年被关闭。

2014年,由胶囊公寓住户之一前田先生,发起「中银胶囊拯救再生计划」,向全世界发起众筹,买下所有胶囊保护大楼建筑。

中银胶囊塔是许多人眼中的怪奇建筑,但也有许多人在这里找到创意发挥的天地。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要数2018年与无印良品联手展开的「月租胶囊」活动。在约两年半的时间里,吸引了超过200多人申请入住,并成功地唤起许多人对这个建筑的关注。随着使用者不同,也呈现出了丰富多元的样貌,有人用它来住宿,也有创意人租来当工作室,或可小隐于市的一方天地。

Nakagin Capsule Tower中银胶囊塔保存・再生计画

Nakagin Capsule Tower中银胶囊塔保存・再生计画

Nakagin Capsule Tower 中银胶囊塔保存・再生计画

中银胶囊保存·再生计划官网:https://www.nakagincapsuletower.com/

「中银胶囊塔保存・再生计画」不只推动各项活动,也积极寻找资金、与开发商谈判开会,期望能保留这个建筑。但由于2020年开始蔓延的疫情影响,所有讨论终止。在建筑已经大约35年无人修缮,混凝土腐蚀和失修,在安全问题不容忽视的情况下,只得同意出售建筑所在的地块。但也不可否认,是中银胶囊楼的建造激发了后来很多伟大的建筑设想。

Nakagin Capsule Tower Arcspace

轴测图和立面图agontarz

胶囊组装agontarz

William Harbison.

William Harbison.

William Harbison.

William Harbison

新陈代谢步骤2021 by 百成广告有限公司

Nakagin Capsule Tower 黑川纪章

Nakagin Capsule Tower 黑川纪章

楼层平面图和胶囊平面图agontarz

Nakagin Capsule Tower 黑川纪章

关于黑川纪章(Kisho Kurokawa)

黑川纪章(1934-2007)是日本战后第一代建筑师,是日本建筑的领军人,也是新陈代谢主义运动(Metabolist Movement)的奠基人之一。他是一个极富创造力和革命性的思想家,主要作品包括东京国立美术馆、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新翼、吉隆坡新国际机场、日本广岛当代美术馆、东京六本木国立新美术馆、东京银座中银胶囊大楼等。

黑川纪章的“新陈代谢主义”,农业城市里的\"蘑菇形住宅\"

Toshiba IHI Pavilion Flickr user m-louis

新陈代谢派认为设计是人类活动的延伸,主张更加灵活、可再生的建筑理念。2007年黑川因心肌梗塞去世,回溯他的作品可以分为20世纪70年代以前的“新陈代谢”时代,以及70年代中期以后的“共生思想”时代。

National Art Center via gltjp

吉隆坡新国际机场 via beetify



 
友情链接:
  • 双彩网
  • 竞彩堂
  • 一分快3
  • 快3
  • 手机购彩
  • 河内分分


  • Powered by 南方双彩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