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人才招聘

英国的“致命赌局”

         发布日期:2022-09-28 11:07    点击次数:155

英国政府押上了英国经济的未来。

上周五,英国政府出台了一项规模达450亿英镑的减税措施,是自1972年以来英国最激进的减税方案,包括取消将公司税上调至25%的计划、取消45%的最高税率、大幅削减印花税等等。

分析人士预计,补贴和减税一揽子计划将使英国政府在未来几年花费超过1500亿英镑,而这将主要由发债支持——政府表示将额外借入724亿英镑来为该计划提供资金。

(来源:英国智库财政研究所)

在英国财政大臣夸西·科沃滕(Kwasi Kwarteng)为英国经济即将进入“新时代”欢呼之际,人们却怀疑,英国财政政策这一戏剧性的转变是否会像预期的那样重启经济增长,或者只能像反对党工党声称的那样——“只把好处带给那些已经很富有的人”。

英国智库财政研究所所长 Paul Johnson 认为,所谓“50年来规模最大的减税计划”,甚至没有做出任何努力来增加公共财政;相反,该计划似乎是要以越来越高的利率借入大量资金,让政府债务不可持续地增加。这标志着经济政策的制定方向发生了巨大变化,以至于一些任职时间较长的内阁部长担心经济受到打击。

市场迅速做出了反应:英镑汇率周一暴跌至37年的低点,英国国债价格连续下挫。但英国政府岿然不动,甚至打算继续加码。英国副财长强调英国政府债券的支付利率目前与美国大致相同,并且“我们实施减税的原因不是为了应对汇市盘中的波动”。

这是一场英国与历史、与未来的赌博,押注的不仅是新计划能否成功本身,还有整个英国的经济前景。

与历史对赌,传统政策取向渐行渐远

显然,这是一项完全与英国长期传统政策思维相悖的增长计划。

英国政府几十年来的传统观念是,减税应主要惠及相对贫困的群体,并且在正常情况下不应将借款作为政府的日常支出。

科沃滕一改诸多前任财政大臣多年来对税收改革小心翼翼的态度,这些财政大臣坚持主张累进税制。但科沃滕却表示:

在这个国家,我们沉溺于一场关于再分配的争论已经太久了。现在我们需要关注增长,而不仅仅是如何征税和支出。

长期以来,科沃滕一直主张低税政策,他说:“认为可以通过征税实现繁荣发展,而对处于70年高位的税率水平置之不理,这种想法才是完全不可持续的,更不知最终会带来怎样的后果。真正的危险在于低增长,根本的解决方式在于经济增长。”他表示,尽管英国央行在加息以抑制通胀,减税以拯救深受新冠疫情和能源危机影响的经济“一点儿都没错”。

在科沃滕在下议院发表声明后的几分钟内,保守党议员们震惊地在威斯敏斯特宫的走廊里踱步。支持者们难得地团结一致了起来,认为这是一个“打破历史”的珍贵时刻,标志着与传统政策取向的决裂。

保守党中的批评人士则十分担心新任首相特拉斯在进行一场危险的“俄罗斯轮盘赌”,一旦出了差错,将会带来始料未及的后果。

无法避免另一种历史的重演

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前英国财政部长 Anthony Barber 在1972年出台的预算案。Anthony Barber 当时同样推出了大规模的无资金支持的减税措施,却导致了经济过热、通胀飙升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衰退。

Anthony Barber 因此被人诟病,而时任英国首相的 Ted Heath 也成为了管理经济的反面教材。后来,Heath 果然在1974年2月的选举中落败。

分析普遍认为,1972年的预算案最终以灾难收场也是因为其严重的通胀效应,因此此次英国政府推出的减税措施可能也无法避免相同的命运。分析人士还将英国政府此次减税方案与1988年撒切尔夫人执政时期推出的减税措施进行了对比:尽管1988年预算案提振了经济,但也令通胀飙升,促使英国央行在1989年将利率最高调整至了15%,使经济的波动性大大加剧。

但二者之间仍有一个很大的区别:英国央行自1997年独立后才行使货币政策,如今的财政部只负责财政政策——税收和支出。这意味着,英国央行可以通过不断收紧流动性和加息对如此大规模的减税计划做出应对。英国央行已经发出信号,会将通胀视为一条待屠宰的“恶龙”。

另外,一些保守党议员批评特拉斯的政策与前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相似。上世纪80年代,里根在任时积累了大量债务,为其减税计划提供资金。不同之处在于,与英镑不同,美元是全球储备货币,这意味着美国为其债务寻找买家时遇到困难的可能性要小得多。

与未来对赌,绝望中的孤注一掷

目前,英国经济增长乏力,加上能源危机和严重通胀,民众生活成本陡增。去年冬天以来,英国通胀率居高不下,今年4月至7月已接连创下40年来新高。许多市场分析师都认为,英国经济将在今年年底前陷入衰退。

Paul Johnson 认为,如此大规模的政府负债简直就是一次“大赌博”,钱被投进一个通胀仍然高企的经济里,只有英国经济增长“真的能跟上”,局面才是“可控的”。

另外,俄乌冲突和英国女王去世等危机也使得英国经济前景十分黯淡。据环球时报报道,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教授丁纯认为,这种经济前景的黯淡主要跟漫长的“脱欧”有关系。由于脱欧时间持续较长,英国跟欧盟仍然还在磨合、衔接中,加上整体世界经济面临滞胀的冲击,英国卷入俄乌冲突,造成英国市场劳动力短缺、能源危机严重等问题,民生维艰。

脱欧运动的策划者多米尼克·卡明斯不厌其烦地强调,他对英国退欧的想法并不是利用新获得的“自由”来大规模削减法规。

但科沃滕和特拉斯与其观点截然不同。他们认为,脱欧的全部意义就是在于允许英国走上一条不同的经济道路。这正意味着削减税收和废除法规——其中许多法规就来自欧盟。

追随“铁娘子”,是否东施效颦?

特拉斯在前几日称,她要建设一个世界各地的人都能施展才能的英国,要通过经济增长使英国迎来充满活力的十年。

从她的视角来看,这一大胆的计划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特拉斯在竞选期间曾明确表示,她认为减税是促进经济增长的最佳方式之一。只有实施如此具有威慑力的策略,才是实现政治和经济成功的核心。

在过去蛰伏的八年里,特拉斯认为大多数前任首相都太过“胆小”,对保守党的核心价值观避之不及,而这些价值观的优点在于让经济得以自由发展。因此,特拉斯已经为这一刻等候多年。

但如此迅速地采取行动并实施如此大规模的减税,对她的支持者和批评者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冲击。

在7月的竞选活动中,在被问及“最敬仰的保守党首相是谁”时,特拉斯斩钉截铁地回答称:玛格丽特·撒切尔。她的多种政策取向都被认为是在向撒切尔夫人靠拢——拥护自由市场和“小政府”、简化税收制度、“热衷于”与工会斗争等等。

英国此时面临的经济困境,很像当年撒切尔夫人上台时的情况。但很多专家认为,特拉斯通过增加国债以降低税收的计划并不是“撒切尔主义”。

据环球时报报道,英国诺森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马修·约翰逊表示,撒切尔夫人不仅拥有清晰且连贯的政治愿景,而且其智慧和政治能力能将相关愿景转化为清晰的政策,而特拉斯不具备这样的素质。英国媒体认为,特拉斯对撒切尔夫人的模仿是在进行“政治角色扮演”,目的只是利用撒切尔夫人的政治遗产在保守党内部获得更多支持。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友情链接:
  • 双彩网
  • 竞彩堂
  • 一分快3
  • 快3
  • 手机购彩
  • 河内分分


  • Powered by 南方双彩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